北白川

沉没

—在盐水里溶解,在沉默中沉没—


走在大街上的时候耳机里反反复复跳来跳去都是阿尔弗雷德家的歌,这糟糕透了,隔着一整个太平洋随便多少时区的荒腔野板,像狼似的带着腥。难得放晴,无事可做,于是上街走走算是优先级的选择。我甚至还为了这买了件日常款的卫衣呐——不,不不不滚滚你不要动,带你在包里上街来坐公车是我的底线了,你最近吃了多少怎么又变重了——我可不想被旁边的女孩子觉得是个走私国宝的变态。

  72号线路。拥堵的一如往常。即使是国家也只能在某个角落艰难地站立着,好不容易发现的空座给了刚刚上来的老婆婆。音乐跳到了另一首我不知道名字的歌,说起来联通会不会问他们的国家要流量钱…?我想我还是欣赏不来英雄的歌,所幸快要没电了。

  我期待那一刻。

  没有电力,没有流量,没有上司派下来乱七八糟各种任务,让我一个人消失——消失在社会。消失在陆地。在盐水里溶解。在沉默中沉没。

  人类需要多久来发现国家的消失?

  我想这计划差不多已经成功了。还剩3%电,如果滚滚表现地更乖一点我甚至还可以考虑带它一起。我猜只剩一首歌放完的时间,如果不是突然插入的电话。

  ……啊啊。

  有人注意到我行将到来的消失?

  那么让我用最后的一分钟,海水淹没的最后一秒,白鸟穿越回归线的一眼,来倾听你的声音。

  “……嗨!”



  卡。

  在关机的最后一刻传来的声音。

  我想我甚至没有来得及回答他。

  但这并不重要了。所有的计划和安排在这一瞬间全部崩塌,这个人应该被打死,被砍碎,被扔进海里喂乱七八糟千奇百怪我叫不出名字的鱼。一只肤色白一些的手伸过来搭在我的肩上,伴随着兴高采烈的尾音凑过来英雄似的脸。

  “真巧啊王耀?我过来出差,先带我玩玩呗?啊呀你是不是带了滚滚,拿出来玩玩嘛。”



  ……阿尔弗雷德你不要大庭广众下掏出一个国宝啊啊啊!

评论(2)
热度(15)

北白川

你撒上盐,然后脱水。

© 北白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