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白川

最终之幕

#金钱组



那时候他应该问清楚,怎么样能拍出一张好看一点的证件照。精神一些,漂亮一些,或者洋气一点的,供最终失去记忆的国家缅怀。“他是个那么好的小伙子。”他们说,“阿尔弗雷德棒极了。”

失去记忆后他们成为了正常人类,阿尔弗雷德第一次清晰地近距离接触到死亡,他看着同根而生的幼苗纷纷成长,硕果累累的枝条历经风吹雨打终于弯折到勾上墓园的花墙。“哇哦,死,听起来酷极了。”以前阿尔弗雷德会这么说,然后勾着王耀或者亚瑟去喝酒,现在他闭上了嘴。先去世的是普鲁士。然后是更多的,他记得住名字脸庞以及更多事情,却没有办法去送最后一程的朋友。“他们失去了记忆。他们忘了自己曾经是国家也不知道现在你仍然是。”总统说,“你和他们保持联系六年后,我们会通知他们你在一场意外中去世——你必须习惯这个,阿尔弗雷德。”

习惯什么,习惯我是个幸运儿,或者一个世纪之内我要失去所有朋友?阿尔弗雷德想,甚至咧了咧嘴,我还能被死亡,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酷的事儿。好吧好吧,我不去找他们,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做伟大的美利坚,再没人和我谈世界没人和我拍桌子叫板——他把门一关,看见王耀给他的猫趴在沙发上玩一只易拉罐。天哪,我的小公主,他去把她抱起来,运气好的话你能和你主人差不多时间走,你知不知道?

他抱着猫在沙发上坐着,没流一点泪水。

评论(3)
热度(31)

北白川

你撒上盐,然后脱水。

© 北白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